首页 > 渔获战报 > 自助体验金8-88网站 > 正文

别人弯弓搏大鱼,咱是弯弓搏大草(水草)

原创 那些花儿   钓鱼人   2019-05-13 11:40:05

时间:2019年05月08日 06:42

天气:晴;14—28°

钓场:小河沟(溪流)

饵料:蓝鲫,九一八,速攻,螺鲤

鱼种:鲤鱼 鲫鱼

钓法:传统钓

竿长:4.8米

线组:3+2

钩型:伊豆5号

立夏以后,气温不断上升,钓鱼的黄金季节来了。所以只要没啥事,几乎每晚都去夜钓,抓住这个钓鱼的黄金时间。

近三天的垂钓经历,可谓大喜大悲,大起大落;山穷水尽而又绝处逢生,只要跑过大鱼的人都经历过,可谓一言难尽。

简而言之就是:第一天,跑鱼,挂大团水草,爆竿;第二天,再挂水草,又爆竿;第三天,配节还没到,新竿还没来,不忍心错过高温炎热钓鲤鱼的好天气,收拾残竿继续战斗,老天不负有心人,中大鲤以慰我心。且听我慢慢道来。

我去的钓点,是城市的一条排水河,说是排水河,不如说是个小水沟,水面宽度约7—8米,一根4.5米的竿子足能打到河对岸。

水流潺潺,漂是立不住的,都是斜躺在水面以下,所以在这儿只能用七星漂,晚上没办法,夜光漂斜躺着,只能抓送漂,但一般是死口儿。

河岸两边柳树丛密布。

水里水草密布,而且夏天气温一高,绿色的水藻、绵绵不断如棉絮状的绿膜数不胜数,基本上没法下竿。每次钓鱼当天,都要拿铁爪子反复打草,一会儿功夫,打十几斤上来。

绿色棉絮状水藻,极易挂钩子,让人烦不胜烦。最讨厌的是,还有上游漂来的大团水藻,有的重达十几斤,挂上竿子就坏菜。

水里绿色的水草和棉絮水藻样,水华指的是不是这个?

为啥选在这里?最近气温升高之前,大的河道几乎鱼口稀稀落落,极少的鲫鱼,多数是趴虎、白条,还数量稀少。

这边呢,最近鲫鱼口儿也很少,都是奶鲫、一寸长麻将鲫,可能跟大鲫鱼忙着甩籽有关。但听老钓友们说这边经常看到鲤鱼出没,而且鲤鱼基本已过了甩籽期。

第一晚夜钓,提前一小时打好了窝子,用的是红薯麦粒+酒米+牛窝鲤鱼颗粒。

一个半小时没口,然后突然一个送漂,鱼漂突然如离弦的箭顺着水流而下。知道鱼把饵吃到嘴里里,赶紧猛然起竿,鱼竿“噔棱”一下没提动,知道鱼不小,然后就开始了“你来我往”的拉锯。

鱼线拽的“嘶嘶”作响,鱼在水里东一榔头、西一棒槌的横冲直撞,不乐意了,翻身哗啦一声翻起水花作响。心里话,这哥们儿性子真野,几个回合之后依然劲道十足,前几天上了一条四五斤的鲤鱼也没这么傲气,心里猜着这鱼到底有多大?

忽然,鱼窝在一个地方不动了,纹丝不动,但鱼线依然绷紧,没有脱钩。打桩了?知道鲤鱼有打桩的习性,有时还跳出水面。其实更可能是钻水草里去了,不管怎样道理差不多,贫僧立马拿出钓鱼APP上学来的招数,左手紧绷着鱼竿,右手频繁地叩动左手臂以震动鱼竿,让鱼钩给鱼嘴以持续地疼痛刺激,逼它走出来。

鱼儿终于耐不住性子,从水草里钻出来了,继续来回拉锯,这哥们儿真不嫌累。

还是我太自信着急了一点,感觉鱼钩肯定把鱼嘴扎牢固了,因为鲤鱼嘴唇特厚,有倒刺的鱼钩扎进去之后很难脱钩,想赶快把它拉到岸边入抄网。

鱼还没有翻白肚,我就把它拉到岸边,结果夜里一团漆黑,根本看不到鱼再哪儿,而且左手高举着竿子,大弯弓几乎打了个对折,竿子开始左右摆,飘忽不定;右手拿着沉重的巨物抄网,那个难度,那个累,只有钓鱼人才知道。

结果一下抄网,碰到鱼尾,鱼儿一受惊,扑楞一下,竿子失去了沉重感,鱼儿脱钩而去,只留下钩子上的一撮水草(另外一个钩子挂底)和我在风中呆呆地凌乱。

刚才还在大弯弓,与大鱼搏斗正酣,突然峰回路转跑鱼,那种空落落,那种绝望,那种一落千丈,可以说是钓鱼人最最痛苦、惆怅,不堪回首的经历。真正的钓鱼老手没有不经历跑鱼的。

窝子算是彻底搅了,知道继续钓下去也没戏;但还是不甘心,打了点窝子,继续战斗,结果接下来的俩小时真的没口

心情还是一直低落,所以不断安慰自己:两者相斗,我败了,也就少吃一口肉;鱼儿要是败了,那可是一条鱼的命,算了,留着它以后继续战斗吧!

继续做钓也是心不在焉,忽然没注意上游漂下来一大团水草,挂上了,起竿,也是大弯弓,好沉啊!

想像挑鱼一样把大团水草拉过来,谁料水草太过沉重,再加上水流往下漂的力量,双方搏力,还是我太自信了,毕竟百十块钱的鱼竿,钓龄一年了,不堪重负,“咯吧”一声,爆竿了,断掉的部分+鱼线+鱼漂+鱼钩随着水草,快速漂流直下,赶紧扔下竿子,拿起抄网,沿着岸边追赶。还不错,终于追上水草,把竿稍和鱼漂、鱼钩抢救回来。

回来一看,第二节和第三节都爆了,如下图,心情低落到土灰色,钓鱼这么久,这等糗事,第一次碰到。赶紧草草收工。

第二节和第三节爆掉了。

回到家,已是晚上十二点,顾不得人家工作人员上不上班,赶紧联系鱼竿厂家,解决配节问题。

第二天早上八点以后,鱼竿厂家给解决了配节问题,三四天后送到。

第二天,拿一条4.5的老竿,继续夜钓,没想到再次遇到同样的问题,没超过一秒钟就爆掉了,只有继续配节。

第二天又爆了一根儿竿子,当晚刚钓了一个小时,不甘心,拿出绳子和给儿子做弹弓用的气门芯绑上继续做钓,跑了一条板儿鲫,再次光荣参军。

老衲现在是欲哭无泪啊!

第三天,天气相当不错,晴天,高温炎热。钓鲤鱼的好天气。可惜手中已没有武器,两根竿子全爆掉了,配节和新订的鱼竿还没到货,怎么办,怎么办?心乱如麻,如坐针毡。

下午下了班回到家,忽然灵机一动,眼前一亮,跑到门口修自行车曹师傅那儿要了根钢锯锯条,回来把爆掉的第二节和第三节爆开的部分分别锯掉,第二节近端缠了一层白胶布,直径粗细正好和第三节嵌合,我真是个天才!

晚上拿着一根儿病竿,继续前往河边做钓。

背着渔具走在河边柳树丛的时候,我心里念叨,前天跑的那条大鱼,不知今年是否还有缘分相遇?

开钓一个半小时没有正经口儿,突然一个送漂,猛然抬竿,好重,又是一个大物。心里猛然一喜,还是老天爷心疼咱,断了两个竿,给个安慰奖,呵呵!

接下来遛鱼的过程,几乎和前天晚上跑鱼那次一样,折腾来回折腾,不嫌累,持久不泄。我得出一个结论,这是一条成年公鱼,精力旺盛,浑身腱子肉,必须沉着、冷静,论持久战,谁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!

遛鱼的时候心想,不是前天晚上那条鱼吧?但是曾在网上查过,鱼儿一旦被鱼钩钩住嘴逃脱,它在周以内是疗伤期,不进食的。

遛鱼的时候,钓鱼人就要做司马懿,沉着,冷静,不着急,不上火,跟诸葛亮耗到最后。

遛了大约十分钟,鱼儿没劲儿了,不反抗了,随着我的鱼竿牵拉跟着游动。我还是左手鱼竿右手抄网把它弄上来。

以为多大呢,估计有四五斤,上来一看,二三斤的样子,不过力道真足,估计是野生的,跟之前放生的大不一样,之前四斤的鲤鱼三分钟翻白肚,两三个回合上岸。这回的鱼获如下:

身材细长,鱼身发黑,头和嘴向前发尖,和平时鱼市里卖的鲤鱼不太一样,鱼市的鲤鱼都是身材宽而胖,头和嘴也是方、大,憨态可掬。

这几天的经历如同坐翻滚过山车,一会儿谷底一会儿高峰,让人无所适从。不过告诉一个道理,失败,让你从中学习到很多;只要坚持不懈,不会让你一直失败,老天终将会让你取得胜利。

另外,还总结出碰到大团水草的应对方法:碰到水草,立马把竿子后撤,去抓竿稍和鱼线,用鱼线去和水草拔河,而不是竿子,竿的腰力是用来搏击大鱼而不是水草的,用3.0的大线去和水草拔河,多数时候水草必败。

好了,今天的故事和总结讲完了,祝各位钓友老兄大鲫大鲤!哈哈哈!

博聚网